看清

花了7千4眼睛好了,
不需要戴眼镜可以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很美。
也让我看清楚你的冷血无情,
这个世界突然又变得很可怕。

关上眼睛,
我明白这是报应。

发表在 心情~随笔 | 发表评论

珍惜

一对夫妻一辈子在一起的时间顶多就只有50年。
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
能够在一起确实是一种缘分,
扣除睡觉和工作的时间,
我们用3分之1来算,
那只剩下16年。
你认为16年长吗?
那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彼此相处的时间?

发表在 恋爱大过天 | 发表评论

结束不是我要的结果

 

发表在 恋爱大过天 | 发表评论

梦一场

是时候了
我必须离开
得到了一些
但却失去和牺牲了很多
知道错了
受到报应了
以后都不会犯同一个错了
他说宁可天下人负我也不负天下人
我受教了
以后的路
只能靠自己

发表在 心情~随笔 | 发表评论

矛盾

人真的很矛盾
经常会徘徊在抉择的路口

有时会做不了决定
因为害怕做错
有时不想做决定
因为害怕结果

有人会选择无论如何都把问题解决
有人会选择让时间来给予答案
有人会选择找他人给意见
有人会选择逃避

而我是属于后者
反正最后时间还是会让答案撤车裸裸

这个世界没有十全十美

也没有两全其美

说开了也是自欺欺人的

发表在 心情~随笔 | 一条评论

纽西兰游 – 5

09/04/2010 – 11/04/2010

在家等待通知开工的日子真不好受,都不知到底几时是工作天,每个星期还要给房租和伙食费的。厚着脸皮打了电话给那天在街上遇到的好心鬼佬伯伯,试问他Chea Lee可以帮帮我们吗?心想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应该会帮我们一下吧?鬼佬伯伯告诉我们不用担心,他会叫Chea Lee打给我们帮我们的。乘着不用工作的空档,我们开始学着从Steve家走路到街上。哇~原来Steve家离街上还真的很远,还好现在是秋天天气凉凉的,不然30分钟的路程会要了我们的命。去了邮局,准备要办IRD,结果我和Mag办不到,只有Pheobe可以办而已。邮局的人说问题出在马来西亚的驾照不合标准,只有‘Malaysian Driving Licence’三个英文字,其余的都是马来文他们看不清楚,需要国际驾照或者需要找人翻译成英文,还好Phoebe在马来西亚申请了国际驾照,结果我们又半天吊了,不知道要怎么办。

终于在过了几个小时后Chea Lee发短信来了,约了下午2点在BNZ等,当下我们开心得说不出话。下午2点Chea Lee没有放我们飞机,她和一个台湾妹来到了BNZ赴约。告诉了她我们的状况后,她和我们解释纽西兰工作的情况,首先要开银行户口,然后申请IRD,最后要有车,尤其是在Te Puke这种小镇,因为出入不方便,如果没有车要想找工作或是去做工都很难。听她这么说,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来了纽西兰一个星期我们都不知道原来要去开银行户口,都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还是Steve没有告诉我们,也许Steve觉得我们会懂所以没讲,唉~算了。

好心的Chea Lee告诉我们不要做棌果,棌果不适合我们这些弱女生做的。于是她带了我们到台湾妹上班的Eastpack填履历表等消息,然后再到Trevelyan问工。突然台湾妹建议带我们到Seeka去试试看,因为Seeka是最大间的Packhouse,而且她听说Seeka很喜欢马来西亚人,我们应该会有机会的。当我们进到HR问有没有请人时,皮肤黝黑的负责人上下打量了我们一下,然后一副臭脸的告诉我们说没有工作,当我们失望的准备离开时,那负责人叫住了我们,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不懂为什么每当有人问我们从哪里来时,我们会莫名很自豪的告诉别人‘We are from Malaysia’再加一个笑脸。突然那负责人‘啊~ ~’了一下,然后对我们笑了,对我们说有工作,还可以马上开工。天啊~ 好一个360度转变。当我们告诉她我们还没有IRD,她笑笑对我们说只要我们有了IRD就随时可以开工,她一定会请我们的。当下我们有好奇又惊喜,好奇她为什么会听了我们是马来西亚人后态度360度改变,惊喜的是终于有眉目做工了,但我们还没有搞定我们的IRD,真的是无奈。

接着Chea Lee再带我们到一些路边摆卖车的地方看车和到一间她相识的车厂看车,路边摆卖的车价钱高车身又烂,反而车厂里有一两辆还合我们的心意。经过Phoebe的试车和检查车后,我们三人都对车厂里的一辆简单舒适的车情有独钟,但价钱开得偏高的,于是我们拼命的和老板减价,终于谈妥了价码,也和老板约好了星期一来买车。

第二天早上,Chea Lee发短信告诉我们她的朋友要卖车,还帮我们约了时间在BNZ会面。星期六的Te Puke死气沉沉的,大街小巷的店面都没有开门做生意,街道上的车俩也很少。这个就是纽西兰的悠闲生活,悠闲到所有东西都是慢吞吞的。这里的人走路慢,过马路,讲话慢,做东西也慢,生活节奏慢到感觉有点颓废。星期一到星期五早上十点开门做生意到五点,晚上十点前闭灯火睡觉,周末就休息度假去,这种生活对一般的马来西亚年轻人来说太无聊了也受不了,所以这个国家还是适合退休人士来养老。

我们坐在BNZ前面的凳子聊着聊着,突然两辆车停在我们面前,三个东方面孔的大男人走下车问我们是不是要买车。在我们大家自我介绍了一番后,听着他们重重的福建口音,猜想他们应该是槟城人,询问之下果然不出我所料。由于车价超过我们的预算,看在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的份上,我们就老实告诉他们我们没有意识。谁知他们告诉我们说不用紧,买车是要用点时间慢慢看的。Dave说带我们到这一带卖车的地方见识和了解,我们三个也不知吃了豹子胆还是老虎心的就这样上了陌生人的车去了。如果他们真的存心要欺骗我们,我想我们三个一定没有剩了。还好他们不是什么诈骗集团,只是好心要帮我们解决烦恼,看在大家是马来西亚人的份上就帮我们。心想如果让我碰上马来西亚人在这里遇到麻烦的话,我想我也会帮忙的。Dave带我们去了Tauranga一带的拍卖车行车厂和一些路边出售的车辆,但还是没有看上眼的。
在回家的途中,心想如果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一定不会上他们的车的,上了不等于送羊入虎口。

突然觉得我们很幸运,因为我们遇到了好人。一般上身在马来西亚的人都是顾自己先,哪有什么闲情出去帮人,大家都有一定的防备心和自我保护。也许是被马来西亚的生活环境影响,所以一般上都是可免则免,尽量不要惹事上身。没想到人在海外还会有马来西亚人愿意帮我们,真的很感激Chea Lee和Dave无条件的帮我们。

发表在 纽西兰 | 3条评论

纽西兰游 – 4

07/04/2010 – 08/04/2010

终于,我们安定下来了。找到了工作,虽然是很辛苦的棌果,但我们三人想法一致,不理了就做着先,一切等做了再打算,如果真的顶不顺大不了不做,总之就是要安定先,不要心烦意乱了。上了车Steve笑笑告诉我们,他找到给我们住的地方就是他家。当下我们三人‘harrrrr’了一下,也傻眼了,心想不知道会不会上了贼车。Steve看到我们的表情后,就告诉我们不要担心,是他老婆叫他带我们回家暂时住在他家先,因为她老婆怕我们三个女孩子露宿街头很危险。他告诉我们,他和老婆都是来自纽西兰旁边的小岛Fiji,而且他们还有三个顽皮的小孩。

Steve的家是一般的纽西兰平民住家,Steve一家5口就挤在一间房间,剩下的两间租给一个Fiji人和我们。我们的房间刚好可以容纳三个人和行李,Steve的老婆帮我们准备了床和棉被,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还是觉得很冷,是棉被不够还是窗口漏风呢?Steve和他老婆一直很客气的告诉我们,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告诉他们,一个星期的房租是纽币90一个人,可以洗衣,可以用厨房煮食,但没有网线。心想纽币90一个星期没有网线,其实是蛮贵的,因为镇上的餐馆广东佬告诉我们Te Puke的房价是纽币60-80是没有网线的,纽币90-110是有网线的。哎~算了!人生地不熟就是这样的啦~ 骗就骗,死就死啦~

Steve说因为天气不好的关系,所以今天没有做工。好奇的我就问他为什么天气不好就不用做工,为什么要看天气棌果呢?他说,如果晚上下雨或者早上下雨,奇异果湿了就不可以棌,要等到奇异果干了才可以棌,听完了后还是一头雾水,还是不问了。他们做棌果的每天都要看天气预报,看看晚上的天气和明天的天气做工。心想做棌果还蛮惨的,如果天气一直都不好那不是一直都不用棌果,那不就没有钱开饭了。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棌果蛮好赚的,没想到尽然是要看天气的。

没做工待在家也不懂要做什么,于是Steve就载我们到隔壁镇Tauranga的超市和二手衣服店。哇~原来纽西兰很流行二手衣服店,价钱还很便宜,一件大约是5块纽币到10块纽币,有些甚至还有50%折扣。结果我们看到便宜就买了起来,也没有仔细想一想到底口袋里的钱还够生活费吗!我们果然是女人

晚上Steve告诉我们明天有做工,但只是需要一个人而已,因为果不是很多。我们讨论了一会儿后,我把决定留给他们两个,我觉得Mag比较需要,因为她带最少钱来。结果Phoebe选择放弃,因为她怕一个人怕危险。Mag想了一会就决定去了,因为她身上的钱所剩无几了。

第二天早上七时,Mag就跟了Steve去棌果,剩下Phoebe和我在家。一整个早上和下午,Phoebe就在房间里看戏写日记,而我就在客厅很勤劳的看我的Lonely Planet纽西兰。买了一个月都还没好好看看,乘着现在有空档就快点拿出来看看,好好了解纽西兰的地理历史和生活环境还有旅游景点,也顺便可以好好规划一下我们的旅程。

晚上Mag棌果回来,只见到她累兮兮的样子。进了房间Mag告诉我们她今天是棌金果,很累很辛苦,而且脸起了敏感出现了一些很痒的红斑,应该是奇异果的毛弄到的。她说棌果工作不适合我们,因为金果树长得比较高,怕我和Pheobe两个矮冬瓜不够高棌。而且需要眼明手快,眼睛一直要往上看手一直要往上棌,一做就是几个小时才休息一次,真的很累很累。Mag说他在棌果时认识了一些马来西亚人,那些人叫她找奇异果工厂的包装工,不要做棌果。说着说着,结果我们又乱了阵脚迷失了方向,又要重新想过出路了。心想人生应该就是这样~ 就是会一直遇到许多难关,要面对许多重大抉择,我们须理智的分析其中优劣势;一旦做了决定,就勇于面对一切新挑战,就算有危机也要把它化作转机。

还好每天晚上Steve的老婆放工回来都会煮晚餐,我就在一边看一边拿我的笔记本记录下来。一连几天的,我也学了几道菜,总算没有荒废时间,至少我学了几道菜了。说也奇怪她每天都只煮一道菜,然后一家五口就白饭配一道菜吃。对于晚餐要三菜一汤的我们来说未免太简单了吧~好像没有什么营养的。但看到他们吃得津津有味,幸福洋溢的样子,又好像是我想太多了,也许他们的文化是这样子的呐~真的是一种米养百种人。

发表在 纽西兰 | 一条评论